<code id="889AIIWI88M"></code><style id="889AIIWI88M"></style>
    • <acronym id="889AIIWI88M"></acronym>
      <center id="889AIIWI88M"><center id="889AIIWI88M"><tfoot id="889AIIWI88M"></tfoot></center><abbr id="889AIIWI88M"><dir id="889AIIWI88M"><tfoot id="889AIIWI88M"></tfoot><noframes id="889AIIWI88M">

    • <optgroup id="889AIIWI88M"><strike id="889AIIWI88M"><sup id="889AIIWI88M"></sup></strike><code id="889AIIWI88M"></code></optgroup>
        1. <b id="889AIIWI88M"><label id="889AIIWI88M"><select id="889AIIWI88M"><dt id="889AIIWI88M"><span id="889AIIWI88M"></span></dt></select></label></b><u id="889AIIWI88M"></u>
          <i id="889AIIWI88M"><strike id="889AIIWI88M"><tt id="889AIIWI88M"><pre id="889AIIWI88M"></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眼前一亮》 第二章 臭毛病都是惯出来的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张彩娟是古城六中三大校花之一,追她的时候,曹毅着实下了一番功夫,请客吃饭小礼物不说,最后还是买了个香蕉7才把她搞到手。

          不过,他记得很清楚,自己买给那丫头的香蕉明明是白色啊,怎么成土豪金了?

          怀着疑惑,他打开了手机。

          手机没设密码,里边空荡荡的,只有两个应用,一个天天新闻,一个应用商城。

          顺手打开应用商城,曹毅发现,里边的内容实在乏善可陈,居然就挂了三个应用,一个“钢琴演奏家”,一个“语言大师”,还有一个“教你学太极”。

          “这也叫‘商城’?”

          他嘀咕一句,又发现一个问题,三个应用后边竟然还有金额,他数了数零,不由气乐了:“开什么玩笑,一个破应用三百万?泰铢也忒尼玛贵了吧!”

          关闭“应用商城”,随手打开“天天新闻”,这个应用倒没什么出奇的地方。他现在对新闻没兴趣,倒是发现有关于彩票的消息,不免点进去看了一眼,发现里边介绍的是某人中了亿元大奖,得了失心疯,暴打老板,还在楼顶撒钱云云。

          冷笑一声,关掉手机,琢磨着送到手机店,看能不能卖个三千几千的——他没有留意,消息的日期显示的是明天,而今晚,才是开奖的日子。

          “曹毅,门是你打的吧?大清早的,你发的哪门子疯?”门子忽然被人推开,淡香扑鼻,陈海英寒着脸望着曹毅血迹未干的拳头皱眉说道。

          “陈姐,我……”

          “让你来干活,是觉得你小子有点骨气,可不是让你给我来找事儿的。这里是工作的地方,不是你撒气的地方,我不管你受了什么委屈,既然来上班,就给我把委屈憋回去。”陈海英板着脸转身出门,走出几步又道:“还有,修门的钱从你工资里扣!”

          望着陈海英款款走远,一个跟曹毅不错的服务员才探头进来:“小曹,出什么事了?”

          曹毅苦笑摇头:“没事,对了晓丽姐,老板娘咋了,怎么今天火气这么大?”

          赵晓丽个子娇小,身材丰润,笑起来眼睛弯弯的,青花旗袍被鼓囊囊的胸口高高撑起来,黑丝裹腿,****饱满,浑身上下散发着少妇的风韵,与成熟美艳的陈海英各擅胜场,来酒吧的男人,倒有多半是冲着她来的。

          即使心情不好,见到她进来,曹毅仍旧不免在她胸口扫了一眼。

          “瞎看什么?”赵晓丽白了曹毅一眼,探头向外张望两眼,转回头压低声音对曹毅说道:“还不是因为那个‘钢琴师’阮义呗,嫌老板娘给的工资少,要求加钱,不加就不干了。”

          “一个小时三百还少?他咋不去抢银行?”

          “可说呢,弹的不咋地,毛病倒不少,成天戴着个眼镜框晃悠,人五人六的,不干正好,看到他就烦!”

          “赵晓丽,你说谁人五人六呢?”说曹操曹操到,亏得赵晓丽刚才还向外看了看,不想话还没落地,阮义已经寒着脸站到了门口。

          酒吧隔壁是一家足浴,里边的妹子质量挺高,提供特殊服务,阮义好那一口,估计是冲陈海英要求加工资后去了隔壁。

          打扫卫生的时候曹毅倒是看到阮义出去来着,这才多久,居然又冒出来了,该不会下边有毛病吧。

          赵晓丽性格颇有些泼辣,稍楞一下,毫不退缩的迎着阮义的视线顶了回去:“我就说你了,咋着吧?不就是会弹钢琴吗,有什么了不起?老板娘人那么好,你明知道店里生意不景气,不雪中送炭也就罢了,还落井下石,简直不是人!”

          “你……”

          “你什么你?三十好几的人了,不琢磨着成家立业,整天去隔壁胡混,我要是你爸,非大耳刮子抽你不可!”

          “你懂个屁,老子是搞艺术的,谁像你,这么大点儿就生孩子……”

          “生孩子怎么了?亏你还自诩有学问,没听说过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吗?”赵晓丽说话如同连珠炮,一个字挨着一个字,一点情面都不给阮义留。

          阮义恼羞成怒,一把就把赵晓丽推的倒退了好几步,要不是曹毅再后边接着,非摔个屁股墩儿不可。

          小少妇身上软乎乎的,曹毅却顾不得心猿意马,扶稳赵晓丽,上去就甩了阮义一个嘴巴,恶狠狠说道:“竟然打女人,你特么也是个站着撒尿的主儿?还瞪眼?信不信老子打的你满地找牙?”

          阮义个子不矮,肚子不小,能把曹毅囫囵装进去。不过,曹毅打小就桀骜不驯,昂首斜眼,那摄人的气势根本就用不着装。

          阮义听说过曹毅的名头,打架不要命,得着什么是什么,真惹急了,给个机关枪也敢嘟嘟一梭子。所以,捏了半天拳头,到底他也没敢挥出去,只是恨恨丢下一句:“小子,算你狠。你也别得意,你们不是都说陈海英好吗,老子这就去找她辞职,倒要看看,离了老子,这酒吧还能不能开下去!”

          “小曹,咱们不会是给老板娘惹麻烦了吧?”赵晓丽吐了吐舌头,脸上有些担心。

          曹毅冲门口呸了一声:“屁麻烦,这种人的臭毛病都是惯出来的!我就不信,没了张屠夫,还真得吃带毛猪!”

          赵晓丽没附和,而是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牛皮信封递给曹毅:“不管他了,刚才谢谢你,刚听说阿姨住院,这是姐妹们的一点意思,还有老板娘的五千块钱,不多,你拿着应急,等以后有了钱,再请咱们姐妹们吃大餐!”

          “晓丽姐,我不……”

          “拿着吧!又没说不让你还!”赵晓丽咯咯一笑,将信封硬塞到曹毅怀里,扭身跑出了门。

          信封厚厚的,拿手一捏,曹毅便知道里边最少有一万块钱。抽了抽鼻子,他没再矫情,而是将信封装好,暗暗记住了这份情。

          “陈海英,你少特么给老子装-逼,没了老子,看你这酒吧还能开多久!”阮义骂骂咧咧的从陈海英的办公室出来,正好迎上曹毅,被曹毅冷眼一扫,骂声顿时吞回了肚子,绕着曹毅快速通过,直到楼梯口,才呸了一声:“嘚瑟个毬!”

          曹毅倏地停住脚步,正要再去教训阮义,陈海英从办公室出来叫他:“曹毅,我腰疼,你过来给我按按!”

          不知为何,陈海英脸上的寒意早已消失不见,笑脸盈盈,慵懒的靠在门框上。

          要是手机里那个学钢琴的软件能迅速让人精通钢琴就好了。

          曹毅有些心跳加速,不知为何,居然想起了那个奇怪的香蕉7。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