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889AIIWI88M"></code><style id="889AIIWI88M"></style>
    • <acronym id="889AIIWI88M"></acronym>
      <center id="889AIIWI88M"><center id="889AIIWI88M"><tfoot id="889AIIWI88M"></tfoot></center><abbr id="889AIIWI88M"><dir id="889AIIWI88M"><tfoot id="889AIIWI88M"></tfoot><noframes id="889AIIWI88M">

    • <optgroup id="889AIIWI88M"><strike id="889AIIWI88M"><sup id="889AIIWI88M"></sup></strike><code id="889AIIWI88M"></code></optgroup>
        1. <b id="889AIIWI88M"><label id="889AIIWI88M"><select id="889AIIWI88M"><dt id="889AIIWI88M"><span id="889AIIWI88M"></span></dt></select></label></b><u id="889AIIWI88M"></u>
          <i id="889AIIWI88M"><strike id="889AIIWI88M"><tt id="889AIIWI88M"><pre id="889AIIWI88M"></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眼前一亮》 第十一章 午夜楼顶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得知孙长智的腿被曹毅踩断之后,孙志鹏一怒之下摔了杯子,脏话破口而出:“操,他,妈的小瘪犊子,玩儿手段玩儿到老子头上来了,妈了=个=臭=逼-的,曹德祥那个龟孙子老子都不怕,何况你个小瘪犊子,别以为榜上了穆英的闺女就了不起,老子要是不弄死你,老子就特么辞了政法委书记跟你混!”

          “孙书记……”刘承志怯怯叫道,还不等说话,就被孙志鹏堵了回去:“你特娘的也不是好东西,好看的女人有的是,上谁不是上,居然惹到穆英的闺女头上?操=你=老婆的,老子迟早得让你个王八蛋害死!”

          “对不起,孙书记,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还有以后?你特么马上给老子卷铺盖滚蛋!”

          “我……”刘承志还想再说,王秘书急忙给他使眼色。

          孙志鹏发泄一通,心里舒服了一些,掏出烟来,刘承志急忙上前给他点火。他深吸一口,摆了摆手:“算了小刘,你也跟我有些年头了,没功劳也有苦劳……这样吧,你先去安保公司待上一段时间,我可告诉你,要是再特娘的给老子捅娄子,可别怪我不讲情面!”

          孙志鹏领着王秘书扬长而去,刘承志叫过心腹小江,吩咐让他仔细调查曹毅和穆小白,又叮嘱他看好所里的人,这才放心离开。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前途,孙志鹏就算不顾忌他的面子,也得照顾他老婆的面子,要知道,他老婆在整个古城公安系统,可是数一数二的美女。

          曹毅中了两注头奖,扣税之后得到了八百万,花六百万买了香蕉7里的太极和钢琴应用,还剩二百万,也算是有钱人了。不过,他发现,在他付费成功之后,应用商城里又多了一个应用,名字叫做“教你学写作”,他便明白,香蕉7一定隐藏着很多神奇的东西,想要搞清楚,只能不断的挣钱,挣钱,再挣钱。

          这,才是他当下最需要考虑的事情。

          当然,请美女吃顿饭的时间他还是有的,大排档一顿烧烤之后,他跟穆小白三人已经成了好朋友。

          那两人也是官二代,一个叫刘倩,是定北交警大队队长的闺女,一个叫李婉,是省移动公司副总的丫头。三人都是定北大学大三的学生,闲的无聊逃课来古城旅游。

          其实只有穆小白和李婉是来旅游,刘倩老家就是古城的,后来老爸高升,才跟着去的定北。不过古城的楼一直没卖,平日里找了个钟点工负责定期打扫,这次回来,穆小白跟李婉就住在她家。

          四个人喝了两桶扎啤,三个女孩子没事儿,曹毅走路却有些晃悠,强撑着打车将她们送到刘倩家的小区,刚回酒吧,就趴到门口狂吐起来。

          此时已是午夜,酒吧已经关门,陈海英不知为何也是从外边回来,见到门口趴着一个黑影,不由吓了一跳,等到壮着胆子凑近,发现是曹毅之后,不由楞了:

          “小曹,你不是被刘承志抓回派出所了吗?怎么出来了?”

          “陈姐?”曹毅强忍恶心说道:“那个穆小白闹了半天是省厅穆厅长的闺女……”说到此处,胃部一阵强烈的翻腾,急忙扭头再次狂吐起来。

          “没出息,喝不了就别喝,瞧瞧你吐的……”陈海英蹲到曹毅旁边,一边轻拍他的后背,一边絮絮叨叨:“这是不敢去见你妈了是吧?跑我这儿来,哼,告诉你,我这儿可没你的地方。”

          曹毅狂吐一阵,终于感觉舒服了许多,闻着陈海英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薰衣草香味儿,忍不住开口调戏:“谁说没地方,今晚我跟你睡。”

          陈海英把脸一板:“你想的美,乖乖给老娘睡沙发吧!”

          笑闹两句,陈海英见曹毅没事,起身开门进了酒吧。曹毅也不在地上赖着了,找来笤帚拖把,又拎了一桶水,将自己吐的清理干净,关上卷帘门,上楼去找陈海英。

          陈海英已经换上了睡衣,淡紫色的睡衣刚到大腿根儿,雪白的大腿刺的曹毅眼晕,淡紫之下,高耸更是若隐若现,颤颤巍巍,竟然连内衣都没穿。

          “别瞎看了,陪我上楼顶吹吹风!”说着话,陈海英从桌上拿起烟和火机,款款向门外走去。

          “燕水湖畔”就是个二层楼,楼顶十分空旷,夜风吹佛,带来丝丝凉意,也不时将陈海英的睡衣下摆吹起来。

          只是路灯的光线太过昏暗,饶是曹毅瞪大了眼睛,也只能模糊的看个大概,不免有些遗憾。

          “这城市好空啊!”沉默片晌,陈海英突然说道。

          夜已深,白日喧闹的古城,显得十分安静。

          曹毅一笑,给陈海英点着烟,又给自己点了一根,说道:“姐,你今天好像有点伤感啊?”

          陈海英噗嗤一笑,白了曹毅一眼:“去你的,我有什么伤感的!”

          “那你感慨什么?”

          “瞎感慨呗,碍着你啦?”

          “嘘,姐,你听!”曹毅突然竖起食指。

          陈海英侧耳倾听,顺着夜风,隐隐传来一阵细微的女子呻吟,不禁脸一红,挥拳给了曹毅一下:“坏小子!”说着正色:“对了,我想开一家美容店,你觉得怎么样?”然后不等曹毅回答又道:“还有,你什么时候学会弹钢琴的?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姐,”曹毅举双手投降:“你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让我先回答哪一个啊?”

          “一个一个来,不许骗我!”

          “那好吧!”曹毅点头,搬着手指头说道:“第一,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只有支持的份儿,物质支持不了精神支持,总之一句话,指哪儿打哪儿,绝不含糊。第二,我从小就会弹钢琴。第三,你没问过我,我当然不能瞎显摆。”

          这话不算说谎,他小时候确实学过钢琴,家里也有钢琴,不过落满灰尘罢了。

          “好吧,算你说的有些道理。”陈海英点点头,表示对曹毅后边两个回答的认同,接着皱了皱眉,说道:“只是有些可惜,我家那口子最近又勾搭上了一个狐狸精,魂儿都被勾走了,已经好几个月不给我钱花了,咱们酒吧生意也不景气,真是挠头啊!”

          “差多少?”曹毅问道。

          陈海英随口答道:“起码也得五十万吧!”说着一笑:“你可别说你给我,你屁股还用瓦盖着呢!”

          曹毅嘿嘿一笑:“要是我真的给你呢?”

          “你要能给我,今晚你想咋样就咋样!”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