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889AIIWI88M"></code><style id="889AIIWI88M"></style>
    • <acronym id="889AIIWI88M"></acronym>
      <center id="889AIIWI88M"><center id="889AIIWI88M"><tfoot id="889AIIWI88M"></tfoot></center><abbr id="889AIIWI88M"><dir id="889AIIWI88M"><tfoot id="889AIIWI88M"></tfoot><noframes id="889AIIWI88M">

    • <optgroup id="889AIIWI88M"><strike id="889AIIWI88M"><sup id="889AIIWI88M"></sup></strike><code id="889AIIWI88M"></code></optgroup>
        1. <b id="889AIIWI88M"><label id="889AIIWI88M"><select id="889AIIWI88M"><dt id="889AIIWI88M"><span id="889AIIWI88M"></span></dt></select></label></b><u id="889AIIWI88M"></u>
          <i id="889AIIWI88M"><strike id="889AIIWI88M"><tt id="889AIIWI88M"><pre id="889AIIWI88M"></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带着女友去奔月》 第二章 可以跟奴家一起拯救天下苍生吗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吐完的林翼相比与刚刚的微醉可以说是瞬间清醒了很多,不过整个人并不好受,浑身的力气随着这一吐没剩多少,喘了几口气后抬头看着盯着自己的柳建有些尴尬地问道:“哥们,其实我根本就不认识她,我可以说这完全就是个误会吗?”

          大丈夫能屈能伸。

          目前形势比人强,哪能不低头!

          看着林翼的囧样,柳建有些狰狞地笑着,对于他的话不答反问道:“你觉得呢?”

          他对唐碧云并没有多少爱,对方在他心中就是一张写着白富美的长期饭票,如今这张饭票就这样没了,这让他很恼火,他很恼火的时候就想打人,他想打人的时候,林翼就躺在他眼前......

          看来是不能善了了。

          听见柳建这样说,再看看他那令人恶心的笑容,林翼心里有了思量,知道对方显然已经不准备就这样罢手了,这一场架必不可少。同时,他的心里也生出一股气,俗话说:烂船也有三分钉,你不让我好过,也别想我让你好过,不就打一架吗,老子怕过谁?

          刚好,顺便把刚才那一脚的仇给报了。

          想到这,林翼一声低喝,双手用力在地上一撑,借着这股推力面色凶狠地用肩膀朝着柳建的腰间如同一同蛮牛撞去,整个人带着一股猛虎下山的气势。柳建怎么也没想到林翼会突然来这么一手,措手不及的他虽然瞬间被撞了个锒铛,不过并没有因此而被撞到,作为出阴招先踢了林翼肚子一脚的他怎么会没有防备,虽是如此,但也不好受,只见他怒而冷声说道:“你找死!”说完,抿着嘴高高举起肘部,带着一声低吼朝着林翼的背部狠狠砸下去,只听见一声沉闷响起。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这个道理林翼一直以来都十分清楚,他在都是的那一刹那便一脚做好了没有将柳建撞到的准备,因此早就在心里预备了下步方案,见这招没成功,双手一滑摸到对方的两只小腿紧紧抓住,咬着牙齿强忍着背部传来的疼痛怒骂:“我去年买了个表”,说罢肩膀使劲用力往前顶的同时双手捞着对方的两只小腿用力往上提,一前一后,一上一下两股力道瞬间让柳建失了重心,轻而易举地被林翼一招弄倒在地,整个背部狠狠地摔在地面上不说,后仰的脑袋也紧跟着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一下,顿时脑袋发蒙,眼冒金星,胸口如同压了块大石头,沉闷得使不出力气。。

          弯着腰喘息的林翼看着瘫在地上如同死鱼般的柳建笑了笑,心中松了口气地站了起来,看着柳建骂着:“你不是很嚣张吗?”

          “有本事再狂啊!”

          “爷爷我打得你不要不要的!”林翼一边说着骂着一边狠狠地连续几脚踢到柳建身上。

          踢完林翼感觉差不多了,也没心情在呆下去,一边拍打着沾满灰尘的衣服一边对着慢慢缓过来的柳建说道:“老子再过几天就毕业了,别TMD来惹我!”

          说完,就在林翼拍完灰尘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的后背猛地被狠狠踹中,整个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疑的叫声便摔了个狗吃屎,看起来狼狈不堪。

          “阿建,你没事吧?”

          “阿健,要不要紧?”

          身后传来两声对柳建关心的话语,林翼他心里暗道糟了,来的人是柳建的朋友,听声音不止一个人,自己要是再不跑,待会可就要被打惨了,当下也顾不上回头或者找回场子什么的,他十分干脆地直接起身向着前面的小巷跑了进去。

          这个时候傻瓜才留下来,反正就算加上这一脚自己也不吃亏,那个叫柳建的可比自己惨多了。

          其实林翼也可以跑进老王烧烤找张剑锋他们三个,这样的话对方就没机会以多打少,但哪怕被暴打一顿他也绝不会跑进去找张剑锋他们,他们请自己出来喝酒已经够义气的了,自己一个快毕业的人没必要把惹来的麻烦牵连到他们身上,他们还要读一年才能毕业,可不像自己过几天就能拍拍屁股走人。

          被朋友从地上拉起来的柳建摇了摇晕乎乎的脑袋,捂着脑袋咬牙切齿地跟朋友说道:“MD,哲宇、老牛,帮我追上那混蛋,老子要他好看!”

          “交给我。”

          体型健壮的老牛开口说了一句,说完朝着林翼刚刚跑的方向快速追去,柳建和林泽宇相视一眼后快步跟上。

          小巷里。

          林翼靠着墙壁剧烈喘息着,今天晚上喝了酒不说还打了一架,搞得他没跑多远便有些受不了,回头看了看,发现没人追上来便停下来休息。

          谁知道他还没休息几秒钟便看到后面有人追了上来,暗骂一声后却是没动,而是加紧时间大口喘息着。他觉得,跑是跑不了了,还不如多留点体力,哪怕被打死,待会也要找随便个人往死里打,一定不能让对方好过。

          “跑啊,你倒是跑啊!”

          “奶奶的熊,小子,你死定了!”

          追上来的柳建、老牛、林哲宇三人一边喘息一边看着林翼说着狠话聚上来围着他。

          看着围着自己的柳建他们三人,林翼靠着墙壁朝着他们轻藐地笑了笑,狠狠地伸出右手朝着他们比了个中指:“去你MD,叫毛啊,老子就在这里,来有本事啊!”输人不输阵,骂人说狠话谁不会。

          林哲宇闻言,亦朝着林翼比了个中指:“很嚣张嘛,打得你不要不要的!”

          “来啊!”

          林翼朝着林哲宇吼道,吼完出人意料地朝着站在一旁的老牛扑去,对方三打一,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一招断子绝孙脚踢了出去,先把看起来最壮最能打的放倒在说。

          虽然这一脚来得有些突然,虽然两人离得并不远,但也有着三米左右的距离,看着袭来的林翼老牛下意识地双手下挥挡在了裆部,在千钧一发之际,悬而又悬地挡下了这对于男性有着莫大伤害的一脚,不过容不得他松口气,林翼紧接着一个横肘干在了他脑袋的太阳穴上,双黑微微一黑,脚步有些不受控制地凌乱无力地后退了三四步,晃了晃脑袋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显然这一肘把他干蒙了。

          干倒了一个还有两个,林翼按捺住上前给老牛补几脚的冲动,紧跟着转过头将视线朝着其他两个人看去,发现柳建和林哲宇此时都朝着自己扑来,一声怒喝,举起拳头一拳轰出,直捣柳建门面。

          打架靠的就是个胆气,谁的胆气足,谁的胜率就大。

          不过还不待他冲到柳建面前,身后的林哲宇一个前蹬狠狠地踢在了林翼的屁股上,虽然由于他整个人向前冲并没有被踢实,但十分力也吃了七分,顿时失了重心,原本准备直捣柳建门面的拳头擦着他的鼻子挥过,落空了不说还被对方趁机狠狠一记上勾拳打在了左下巴上。

          被打得下巴生疼脑袋有点晕的林翼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发出一声怒吼,搂着柳建脖子对着他的肚子胡乱出拳,柳建也不甘示弱哦,先是狠狠一个脑锤撞在林翼脸上,紧接着乱叫着跟林翼扭打着,一旁的林哲宇和慢慢缓过来的老牛看见他们打得激烈的同时柳建有些落了下风,顿时二话不说冲了上来,三个人围着林翼一阵乱揍。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旁边的居民楼房的房顶,一名亭亭玉立、明眸皓齿、青丝及腰的女子正站立在房顶的边沿迎风望着下面扭打在一起的四人。

          女子穿着与钢筋水泥建筑格格不入的白色古代裙衫,衣袂飘飘,青丝轻舞,裸落在外面的皮肤好似白璧无瑕,在灯光的照映下令人忍不住产生一种吹弹即破的感觉。

          “是他吗?”

          这名女子伸出右手一旋,望着突然出现在手心闪着红色光芒的白色玉佩低声楠楠自语道,声音好似黄莺出谷、宛转悠扬,让人倍感舒适、心旷神怡,细细再听,只觉天阔云舒,海平浪静,令人心胸开阔欲罢不能。

          “可如果真是他的话,又怎会连三个凡夫俗子都打不过呢......”

          “作为他的转世,哪怕没有踏入修行之道,亦当生为人杰,死做鬼雄,怎会如此不堪。”

          “可玉佩的指引又偏偏指向他......”

          “真是令人头痛。”

          望着下面倒在地上被柳建三人拳打脚踢的林翼白衣女子有些头痛地轻抚额头,看来自己肩负的使命真是艰巨啊,可除了他,世间又有谁能担负起这个大任呢?

          “算了,先救下他在说吧。”

          女子洁白修长的玉手轻弹,三道微末的白光自指尖飞出,一闪一闪,犹如萤火虫一般,又好似跟踪导弹拐着弧线射入柳建三人的身体。

          下一秒,柳建三人三人只觉得身体里突然涌现出无穷困意,眼皮上如同压着万斤巨石般,连思索怎么突然间有如此巨大睡意的时间都没有地站着睡着了,而后身体一软直接躺在了地上。

          双手抱头倒在地上缩着身子的林翼发现一下子没了动静,有些奇怪地坐了起来,发现柳建他们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

          不会是死了吧!

          看着三人林翼的脑海里忍不住冒出这个念头,不过随即听到老牛高分别打呼声的他瞬间没了想法。

          睡着了?

          这都可以!

          就在他莫不清楚到底发生什么情况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如同山涧溪流的悦耳声:“你好,可以跟奴家一起拯救天下苍生吗?”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