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889AIIWI88M"></code><style id="889AIIWI88M"></style>
    • <acronym id="889AIIWI88M"></acronym>
      <center id="889AIIWI88M"><center id="889AIIWI88M"><tfoot id="889AIIWI88M"></tfoot></center><abbr id="889AIIWI88M"><dir id="889AIIWI88M"><tfoot id="889AIIWI88M"></tfoot><noframes id="889AIIWI88M">

    • <optgroup id="889AIIWI88M"><strike id="889AIIWI88M"><sup id="889AIIWI88M"></sup></strike><code id="889AIIWI88M"></code></optgroup>
        1. <b id="889AIIWI88M"><label id="889AIIWI88M"><select id="889AIIWI88M"><dt id="889AIIWI88M"><span id="889AIIWI88M"></span></dt></select></label></b><u id="889AIIWI88M"></u>
          <i id="889AIIWI88M"><strike id="889AIIWI88M"><tt id="889AIIWI88M"><pre id="889AIIWI88M"></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带着女友去奔月》 第六章 几千年前的爱和恨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见到这个由光屑组成的女子的那一瞬间,林翼只觉得灵魂一震,放佛有什么自灵魂深处涌现出来,血液急速奔腾着,心脏一下下地剧烈跳动着,每一次跳动都伴随着一股难言的忧伤与疼痛,好似有一把钝刀一刀刀地割在上面,疼得冷汗直冒,无力地靠在一旁的墙壁上,死死地盯着这个令自己产生异状的女子,冲着她大声咆哮着、质问着。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问,却又仿佛明白为什么这么问,一股难言的感觉充斥心中。

          光屑组成的女子并没有回答林翼的话,而是沉默地看着他,静静地看着他,那双明亮的眼睛让人感觉她就像是有着千言无语要说,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的感觉,满腹的柔情蜜语化作沉默的视线。

          过了一会儿,女子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你还是那个样子,只是没有了当初的风采。”

          她的声音犹如黄莺出谷,鸢啼凤鸣,清脆嘹亮却又婉转柔和,再一听去,却又如那潺潺流水,风拂杨柳,低回轻柔而又妩媚多情,每一个字里如同万千柔言,数不尽的依恋,道不完的思愁,令人忍不住为之心碎。

          闻言林翼微微一愣,他不记得自己曾见过这名有着万千柔情姿态的女子,更别提与之产生交情,话虽如此,整个人却不受控制地低沉说道:“你不也一样没有变,还是和当初一样,岁月的流逝并没有在你身上留下半丝痕迹,哪像我,在世间苦海沉沦,历经万千轮回。”

          这种感觉好似身体里有着另一个灵魂一样,但林翼偏偏没有任何感觉,一点排斥的想法也没有,就好像,这就是自己,最真实的自己。

          听到林翼这么说,女子泛起一抹苦笑:“你其实并不需如此对待自己,只要你愿,又有何人敢说声不字。”

          林翼避开了女子的话淡淡说道:“孟婆的茶,是碗好茶。”

          “三界独一无二的忘忧茶,自然是好茶,”

          “可若一个人不愿忘记,也不想忘记,哪怕喝再多的忘忧茶,也终究忘不掉,到头来不过是自欺欺人吧了。”

          苦涩一笑,光屑女子黛眉微皱,倾绝三界的容颜满是心疼地望着林翼,或者说望着他灵魂深处的那个人。

          顿了顿,女子带着迟疑与期盼地说道:“羿,帮帮我,我需要你。”

          “千年封印即将破除,必须要有人再次带着光明的希望重走天路凝聚十二生肖月力,将希望送到月宫那里。”

          一声冷哼,林翼冷眼望着她冷笑道:“我帮你,那谁来帮我?”

          “我告诉你嫦娥,这种事别来找我,你爱找谁找谁去,别想我在想三千年前那样!”

          “我不会让自己再成为一个傻瓜,傻傻地将你送上月宫,然后一个人默默回到地上看着那可望而不可及的月亮,让怒火焚烧着自己,让你的背叛每一天每一夜每一晚地折磨着自己!”

          由光屑组成的女子,或者说是嫦娥,在林翼说完后垂头不语,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事情已经做了,说再多终究是借口,而借口不过是理由吧了。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不管是什么事。

          沉默了下,嫦娥开口说道:“那不是背叛,我......”

          “那是欺骗!”

          林翼打断她的话大声地说道,说完转身愤怒地一拳打在身后的墙壁上,发出沉闷的响声,鲜红的血液顺着拳锋沿着墙壁流下。

          “赤裸裸的欺骗!”

          “我告诉你嫦娥,我什么都能忍受,就是不能忍受最心爱的人欺骗我!”

          “这一点你早就知道,可你还是这样做了。”

          “你知道吗,我也很早就知道你在欺骗我,在踏上天路没多久我便知道了,可我一直没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没说嘛,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当时的心里就只要使命、使命、使命这两个字!”

          说着说着说激动起来的林翼冲着嫦娥大声咆哮着,停顿了一下后苦涩而又自嘲地继续说道:“你不知道没事,我给你机会,我一次次地给你机会,给你最充足的时间,给到了月宫门口,就在这一步之遥间等着你,等着你放弃哪幼稚天真的想法做出最后的选择!”

          “选择我!”

          说到这,林翼背靠着墙壁滑坐到地上,不知是哭还是笑地说道:“可你选择了进去!”

          “进入那个跟囚牢没两样的月宫!”

          “你根本不知道我从头到尾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我爱你,不想失去你,我像个跟屁虫一样放下了所有的尊严与骄傲跟到了最后,就盼望着你能明白我的心,跟我原路返回,结果就等来了这个结果。”

          “你用事实证明你对天下苍生的爱胜过我对你的爱和你对我的爱!”

          “哈哈笑死我了,想我傲绝三界,最后既然输了爱情,还不是输给谁,而是输给了天下人,简直笑死我了,哈哈哈,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你干嘛不笑,我感觉好笑死了,哈哈......”

          嫦娥泪流满面地望着说得歇斯底里的林翼,看着他痛苦地说着,说到最后直接躺到地上癫狂大笑,等他笑得差不多了有些泣不成声地说道:“羿,你别这样。”

          林翼的笑声停了下来,整个人从地上坐了起来看着嫦娥不屑地质问道:“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管得着吗?你凭什么管?”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几千年过去了,封印再过不久就会逐渐失效,一旦彻底失效将会有无数妖魔鬼怪涌现到这个世界,要想维持封印并且再次巩固,身为月宫之主的你必须重新走一次天路集齐十二生肖月之力,你再次出现在我眼前无非是要我像当年一样傻傻地保护你到最后罢了,我告诉你,这不可能!”

          “什么要有人带着光明的希望到月宫,不过是你的自以为是罢了!”

          “你以为少了你,少了这个封印三界就会灭绝吗?”

          “无非是妖魔肆虐罢了!”

          嫦娥这时候满心不忍地说道:“那样的话不仅会死很多人,更会有无数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林翼闻言,呵呵一笑,满不在乎地问道“这样不好吗?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