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889AIIWI88M"></code><style id="889AIIWI88M"></style>
    • <acronym id="889AIIWI88M"></acronym>
      <center id="889AIIWI88M"><center id="889AIIWI88M"><tfoot id="889AIIWI88M"></tfoot></center><abbr id="889AIIWI88M"><dir id="889AIIWI88M"><tfoot id="889AIIWI88M"></tfoot><noframes id="889AIIWI88M">

    • <optgroup id="889AIIWI88M"><strike id="889AIIWI88M"><sup id="889AIIWI88M"></sup></strike><code id="889AIIWI88M"></code></optgroup>
        1. <b id="889AIIWI88M"><label id="889AIIWI88M"><select id="889AIIWI88M"><dt id="889AIIWI88M"><span id="889AIIWI88M"></span></dt></select></label></b><u id="889AIIWI88M"></u>
          <i id="889AIIWI88M"><strike id="889AIIWI88M"><tt id="889AIIWI88M"><pre id="889AIIWI88M"></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带着女友去奔月》 第二十章 谁给你们的自信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那请问一下林翼先生能给出什么呢?”

          “做生意,买家总要先看看店家都有什么可以卖,价钱又是多少,哪有买家一上门就先开口报价的道理。“

          尽管林翼表现的很强势,以至于郝正智刚开口便被压了下风,但做为华夏主席的贴身秘书,比这还强势的领导他都遇见过,略微一愣后微笑地看着林翼问,而且巧妙地借用卖家与买家的关系扭转局面。

          对于郝正智的回答林翼并不感到意外,他刚刚之所以打断对方的话只不过是想把自己在言语上方到主动的位置罢了,对于眼前这人他可不会小瞧,不管是仙界、修真界还是当今社会,其实都是一座座金字塔,只有有能力的人才能爬到塔顶或者接近塔顶的地方,郝正智要是一下子便没了分寸,反倒会让他怀疑华夏政府到底有没有合作的心思,不然怎么会派一名庸人过来。

          林翼毫不在意地迎着郝正智的目光:“郝秘书,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闻言,郝正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林翼,目光中透着好奇的询问,等着他继续说道,用眼神与行动告诉他自己在听着,如同在无言中问了句:什么话。

          感受到他的目光,林翼接着说道:“这句话叫奇货可居。你们想要的东西,整个华夏就我有,而且你们着急着买,我却不着急着卖,因此目前的形势是卖家市场占优,游戏规则自然得按照我的来。”

          “你知道我们想要的是什么吗?”郝正智闻言,林翼刚说完后便问道,嘴角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呵呵一笑,林翼端起办公人员送来的白瓷杯,低头看着里面橙黄的茶水缓缓递到嘴边,而拿着杯盖的那只手则是伸出食指指向一直无视两人的玉儿,顿了顿,又降低高度指向她正在看的时尚杂志,当然,他所寓意的肯定是其他东西,然道他会认为华夏政府连本时尚杂志都搞不到?

          顺着林翼的手指指向看着玉儿与她手中的时尚杂志,郝正智沉默了一会儿后开口轻声说道:“还少了一样。”

          轻抿了一口凉掉的茶水,林翼放下手中的白瓷杯,看着郝正智:“没有少,两样已经足够了。”

          只见林翼漫不经心地接着说道道:“神女,神学,这两样东西好不够吗?”

          郝正智右手握紧成拳头沉默了一下,在松开拳头的时候说道:“够是已经够了,但还缺乏一个保证,或者说承诺,令人感觉不到心安,或者说少了一份合约。”

          听到他这话,林翼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口头交易都还没谈好,你就急着谈合约,你不觉得自己未免有些操之过急吗?”

          “确实是我操之过急了,若在酒桌上必当自罚三杯才行,不过话说回来,林翼先生,不知道你的报价是什么,不妨说出来听听。”郝正智略带自嘲的语气说道,说到后面话锋一转,看着林翼问道。

          林翼无所谓地摊开双手靠在椅子上:“郝秘书,你要清楚,现在是轮到你报价的时间了,而不是我,要知道,刚刚你不是问我知不知道你们想要的是什么吗,我已经回答了,轮到你了。”

          “一人一次,这样才显得比较公平,不是吗?”

          言语的力量有时候比起明枪暗箭更加难防,虚虚实实,一步小心就中了招,对于林翼来说,其实谁先开口报价都无所谓,就好比他在炸金花里拿了三个老A,不管是谁先开始叫牌下注,只要他能领着其他人把赌注往自己心里的底线上叫就足够了。

          面对着林翼的以退为进,郝正智也没有其他办法,或许可以把话说硬,但若从而导致对方不想在谈下去他不就惨了!

          作为主席的贴身秘书他十分清楚地知道这件事对于华夏的重大意义和重要性,主席派他来是对他的信任,一旦他让这份信任变成了失望,回去之后一撸到底反倒是轻的了,说不定还要去蹲个几年牢房。

          不要说什么他前怕狼后怕虎的,要知道,林翼在他刚进来的时候就说了一句,要是他再晚个几秒到来,便准备走了,这种不把这件事情放在眼里的话语这不排除是恐吓,可谁又能保证他说的不是真的呢?

          深呼吸了口气,郝正智脑海里迅速思量着,待这口气吐完后看着林翼问道:“不知道林翼先生想要什么价钱,才肯把神女和神学转交给国家。”你以退为进把皮球扔给我,那我以来个以退为进好了,把价钱和要求都扔给你来考虑开什么价格才好。

          闻言,林翼眼神瞬间变得生冷地看着郝正智冷冷说道:“把神女和神学转交给国家?郝秘书,你似乎搞错了我想说的意思,或者说,太自以为是了,你凭什么觉得你们有什么资格要求我将神女与神学转交给国家。”

          “那林先生的意思是什么?”

          郝正智的眉头皱了起来,语气同样不是很好地问道,林翼这话说得很不客气,似乎根本就看不起华夏政府,不准备把神女与神学交付给他们,而他在来之时,主席就已经跟他交待过了,务必要将这两样牢牢控制在政府的手里。

          “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可笑罢了。”林翼语气还是那样生冷地说着。

          “郝秘书或者说高层们好像还没有搞清楚一件事,现在占据强势的人是我,求我的人是你们,转交这两个字亏你们也说得出来,别给脸不要脸!”

          郝正智闻言怒拍桌子站了起来,冷眼望着林翼威严十足地问道:“林翼,你这是准备跟国家对抗了!”

          “对抗?呵呵,应该是我碾压你们吧!”

          “弄死你们,不会比弄死一只蚂蚁困难多少,你信不信?”

          林翼一副可笑至极地模样看着郝正智问道,是不是近几百年的高阶修真者或者天庭分庭的仙人们太低调了,以至于一个区区凡人竟然意识不到如此悬殊的力量差距。

          听见他这话,没什么好说的了,郝正智快速从西装内掏出一把手枪,枪口对着毫不在意的林翼说道:“个人的力量永远无法与集体对抗,我承认你们修真者在某些方面确实比普通人强大,但,并不代表无法消灭你们。”

          “这是我听过的最可笑的笑话了,或许你手中的枪和炮对于一些低阶的修真者确实有很强的杀伤力,但一旦遇到金丹修士就完全变成破铜烂铁了,更别提金丹至上还有元婴、化神、合虚、渡劫修士了,而一旦度过劫便是仙人,你然道还是屠仙不成?真不知道是谁给你们的自信。”

          看着郝正智,林翼一边说着一边随意地伸出手去握住了他拿枪的右手,拇指压在他扣在扳机上面的食指上面,看着他这个举动,郝正智有些惊恐地说道:“你想干嘛!”他想要伸手将枪收回来,却发现浑身上下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翼通过他的手指将扳机狠狠地压了下去。

          砰的一声!

          砰砰砰的好多声!

          郝正智惊恐地看着一颗颗变形了的橙黄色子弹自林翼的额头无力地掉落,连道红印都没有留下,他知道修真者比普通人强,而林翼比普通的修真者强,但没想到竟然强到这种地步,连子弹都没办法在他的皮肤上留下道红印。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